内容详情

陈祖涛:入世前夕总书记一封信呼吁合资

时间:2012-03-21 19:50:53  作者:不是人  来源:  查看:1638  评论:0
导读:正在加载中... 梁茵:在2000年的时候您因为汽车产业作为入市的一个谈判的重要项目,当时您也是写了千字的一封信,亲笔写了一封信给江泽民总书记。陈祖涛:对。梁茵:当时提出了三点主要的建议。陈祖涛:对。梁茵:您当时提出这三点建议是基于那个时候什么样中国汽车的现状?陈祖涛:因为我在跟你讲,我第一条就是改革投资。投资要改革。就是

正在加载中...

梁茵:在2000年的时候您因为汽车产业作为入市的一个谈判的重要项目,当时您也是写了千字的一封信,亲笔写了一封信给江泽民总书记。

陈祖涛:对。

梁茵:当时提出了三点主要的建议。

陈祖涛:对。

梁茵:您当时提出这三点建议是基于那个时候什么样中国汽车的现状?

陈祖涛:因为我在跟你讲,我第一条就是改革投资。投资要改革。就是原来国家投资你别投了,改为合资的单位来投资,民营企业来投资。

梁茵:您怎么看到这一点了呢,您怎么看到民营资本要进来,合资要进来?

陈祖涛:这个事情,我到现在说国进民退,我很有意见。前天我还在这个会议上说了这个事。我当时就预感到,国有企业作为国民经济的骨干可以,但是真正要发展汽车来讲的话,首先投资。因为一辆比如说小轿车,生产一辆小轿车要差不多一万人民币投资。你要生产几十万辆汽车国家就拿上百亿的资金。

所以这个国家没有那么多钱,这样呢我们汽车就停滞不前了。怎么办呢?就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找外国人来拿钱,这个很有意思的,现在很多人还不清楚。以后我还说了,外国人拿钱那是美金,我们的土地,我们的老厂,我们有一批工人,我们作为投资,比如说五十比五十。开始是51比49,我们是51,我们控股。但是我们不拿钱。当然了以后它从这个股份里面它也赚了一些钱,但是这个钱赚得跟它的投资也差不多。所以现在有一些人你这个提纲里也有,就是说划不划得来这么干,因为当时我们取的名字叫做市场换技术。

梁茵:那当时您给江总书记写完这封信以后得到什么样的回复?

陈祖涛:这封信给他写了以后,他批了。这个建议很重要,他就批给首先当时财经领导小组的组长是温家宝,现在的总理。温家宝也说了一段好话,以后就请朱镕基、胡锦涛、吴邦国、李岚清,总之当时的头都同意这个意见。他们的意思就是说这个信很好。我不是跟你讲嘛。

所以组织了三个小组。高层这是当时的经贸委。最高层组织了三个小组,都正部级带队,都是市局级干部。到东北去调研,到上海,沿途到上海,南方就到广州调研。调研的结果证明了都是对的。所以以后就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,发展汽车工业。

梁茵:当时一南一北,北边就是一汽

陈祖涛:不,哈尔滨,沈阳、长春、哈尔滨,这边就是从南京到上海。

梁茵:当时这个中国汽车工业的有没有一个布局,比如说一南一北,有没有侧重点?

陈祖涛:这就话远了。在饶斌时代,我们汽车公司曾经有一个设想,南北画一条线,长城作为划线,北面就是一汽为主来组织。他们组织这个集团公司。南面以二汽为主来组织这个。但是以后没实现,因为这样限制人家不行的。当时这老总我们互相之间都很熟的,人都是很熟的,你硬是叫他那不行的。

所以现在你看二汽,从十堰到襄樊、到武汉,往南走的到长沙,一直到广州,都有它的工厂。这个就对了。像一汽,沈阳有它的工厂,现在好多地方,南面的很多地方都有它的工厂。它们自由发展,自由恋爱嘛。所以这个不要限制它们。

梁茵:那您觉得从最初的这种只有国有资本,到后来放开,有外资和民营资本进入这个汽车市场。但是我现在总感觉说,这个民营资本还是显得太弱了,在像一汽,再像上汽、北汽这样的汽车老大面前,它们还是显得太弱小了。

陈祖涛:你比如说太阳很大嘛,围绕着它好多个卫星,地球就是一个。还有别的很多卫星。所以现在这些大厂主要的是一汽、二汽、上海,还有这个重庆的徐留平长安。它们这些大厂。我讲这是第一军团,就是它们在前几名。现在北京在争取进第一军团,它现在是在它们后面,所以徐和谊现在很卖劲。

但是真正的这些大军团,大的这些汽车厂周围没有更大量的民营企业,它们也发展不起来。现在我的看法,我在讲我的一些看法,中国汽车现在130家,多分散啊。这个你当然有客观原因。客观原因就是如何进击、如何进展。每个省都是要自己的地盘,我有个汽车厂我赚钱。前一段汽车很赚钱的。但是这种情况不能长久,应该重组。

中国的最多像日本,130个厂家减到十几个厂家,美国当时也是100多家,以后慢慢的形成了三家。通用、福特克莱斯勒,三家。

梁茵:倒闭了好几个了。

陈祖涛:但是它周围团结了一大片这个中小厂。我们叫做民营厂,主要是民营的。如果这个事情不解决,咱们汽车在更长远的发展也不行。我很担心,不过我不替汽车工业,替这个石油、石化、金融、房地产,这些是垄断企业来辩护。我非常反对垄断,垄断什么意思呢?我是独家,你别进来。慢慢的,政府很多部门听他们的话。不一定听国家的话,这个很危险。

所以一定是汽车几个大厂,加上一大片中小厂,才能够生气活泼的发展。所以要重组,调整结构。我们说了这个结构调整,国家、国务院说了好多年了。调整调整,调整不起来。说了好多年民生,民生不了。大企业他们的工资比普通的公务员高好多倍。就普通的公职人员,他们的总经理、老总上千万,你这个合理吗?根本就不合理。所以现在我很担心垄断,我是70年的共产党员,很担心。

梁茵:你觉得在汽车工业里面,在这个产业结构调整,也没有能够调整到位或者说进展也缓慢,也是在于垄断吗?汽车产业的结构调整没有能够调整到位,进展缓慢是跟垄断有关系吗?也跟这些大企业的垄断有关吗?

陈祖涛:有一定的关系。


关键词: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IT新闻网  |  
Powered by http://www.jzsqw.cn Code © 2003-11
Copyright@http://www.jzsqw.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53号